诱发类效果

前言

诱发效果是怪兽效果的分类之一,官方规则中魔法·陷阱卡没有效果分类。
不过,大量的魔法·陷阱卡不仅效果描述与怪兽的诱发效果类似,在游戏的进行中各种处理也基本类似,本文统一称为诱发类效果,方便下文解说。但请注意官方规则里没有这个概念。
例:
在「元素英雄 天空侠」召唤成功时,「元素英雄 天空侠」「影蜥蜴」「激流葬」都满足发动条件。它们都是诱发类效果。
在对方怪兽攻击宣言时,「连接栗子球」「光之护封灵剑」「炸裂装甲」都满足发动条件。它们也是诱发类效果。

怪兽的诱发效果

『准备阶段時』『这张卡被破坏時』等,怪兽在特定时点发动的效果就是诱发效果。
诱发效果的描述很多,以下等也是诱发效果:
  • 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时才能发动,○○

  • 这张卡反转的场合发动,○○

  • 对方从卡组把卡加入手卡的场合才能发动,○○

基本上,只要满足发动条件,即使在对方回合,也能发动诱发效果。
例:
对方回合自己发动「活死人的呼声」把「古遗物 巨怒剑」特殊召唤,其『对方回合中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可以选对方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1张卡破坏』效果可以发动。
  • 反转发动的诱发效果,基本上是在该怪兽由里侧表示变成表侧表示时发动。持有这种效果的怪兽被攻击,在伤害计算前由里侧表示变成表侧表示时不会立即发动效果,而是延后到伤害计算后才发动。
    例:
    古遗物 巨怒剑」攻击盖放的「企鹅士兵」,翻开时「企鹅士兵」不会立即发动反转效果,伤害计算时「企鹅士兵确定被战斗破坏,此时不能成为效果的对象,因此伤害计算后「企鹅士兵」发动效果时,不能选择自己为对象之一。
诱发效果的咒文速度是1。尽管如此,在同一时点有多个诱发效果要发动的场合,这些效果例外地组成连锁发动。
例:
影依融合」把「影依刺猬」和「影依蜥蜴」送去墓地,融合召唤成功时,「影依刺猬」和「影依蜥蜴」各自的②效果可以组成连锁发动。
  • 黄泉青蛙」「剑斗兽」怪兽等多个在准备阶段或战斗阶段的结束步骤等特定阶段·步骤中发动的诱发效果,要发动的场合,由于在同1个阶段·步骤不是在同1个时点,这些效果不是在同一时点发动的。所以先进行1个效果的发动和处理,之后再进行另1个诱发效果的发动和处理,不会组成连锁。
    双方都有多个诱发效果需要发动的场合,从回合玩家开始,对每个自己的效果选择是否发动或强制发动。这时没有固定顺序,可以先发动选发效果,再发动必发效果。
    回合玩家可以暂时放弃优先权让非回合玩家发动。非回合玩家也放弃优先权,导致互相都放弃优先权后,没有必发效果时,这个阶段·步骤过去。还有必发效果的场合,必须从回合玩家开始发动。

    备注

    有「简易融合」的破坏效果等各种不入连锁的处理和快速效果时,同一个玩家的必发诱发、选发诱发、快速效果和不入连锁的处理的发动·处理的先后顺序完全由这个玩家自行决定。当然,快速效果本身还可以连锁诱发类效果来发动。

    也可以参考时点开始步骤=战斗阶段开始时

  • 在特定阶段·步骤发动的诱发效果,即使效果没有记述次数限制,也只能在那个阶段·步骤发动1次。那个发动或效果被无效的场合,不能在那个阶段内再次发动
    例:
    检阅」的效果在同1个阶段只能发动1次。
    暴君翼」的③效果被「王宫的通告」无效后,这个结束阶段不会再发动。之后的回合满足条件还会发动。17/3/24
    准备阶段「黄泉青蛙」发动效果特殊召唤后,被「王虎」的效果破坏,由于场所移动,不再当作同一张卡,送去墓地的这个「黄泉青蛙」还没有发动过效果,结果实质上不受这个限制,还能再次发动。

    注意

    毫无意义的无限循环是恶意拖延时间。

    准备阶段「黄泉青蛙」效果的发动被「光与暗之龙」无效或这个效果被「王宫的弹压」无效后,这个准备阶段内这张卡不能再次发动这个效果。其他同名卡还可以发动,这张卡在下个准备阶段也可以再次发动。15/3/19

从手卡发动的诱发效果

影蜥蜴」「彩虹栗子球」等怪兽,持有在特定时点可以从手卡发动的诱发效果。

两个特权

  1. 尽管咒文速度是1,实际处理时当作2速
    因「正正堂堂」等效果手卡公开的场合,回到按1速组连锁的状态,不再当作2速。
    例:
    自己「元素英雄 天空侠」召唤成功时对方发动「奈落的落穴」,我方「影蜥蜴」可以连锁从手卡发动。
    正正堂堂」的效果适用中,「哥布林德伯格」通常召唤成功时,自己先决定「哥布林德伯格」①效果和「影蜥蜴」的效果是否要发动,都发动的场合先自排连锁,再轮到对方决定是否发动「激流葬」。
    自己的「纳祭之魔」装备着原本持有者是对方的里侧的「彩虹栗子球」。自己怪兽的攻击宣言时,对方发动「旋风」,自己把「彩虹栗子球」返回对方手卡作为cost,连锁发动「古遗物-环刃」的效果时,对方可以立即连锁发动回到手卡的「彩虹栗子球」的效果。16/9/29
    幻变骚灵物化」让「幻变骚灵·泛在羽衣精」特殊召唤成功时,「幻变骚灵·泛在羽衣精」发动效果的cost让场上的「幻变骚灵·多功能诈骗者」回到手卡时,由于恰好也是陷阱卡发动的场合,可以立即连锁发动这个「幻变骚灵·多功能诈骗者」的①效果。

    备注

    上述的「彩虹栗子球」和「幻变骚灵·多功能诈骗者」,是因为这个连锁一开始的时点就是攻击宣言时/陷阱卡发动的场合,所以可以这样发动。

    另外,在TCG不当作2速。详见杖座combo在OCG与TCG的不同与缘由

  2. 在连锁途中满足发动条件的时点不在手卡,但连锁处理完毕时在手卡存在的场合,仍可以另开连锁发动效果。
    因「正正堂堂」等效果手卡公开的场合,仍然可以发动。只是不再当作2速去组连锁。
    例:
    发动反击陷阱把卡的发动无效,「丰穰之阿耳特弥斯」的效果抽卡是「冥王龙 断罪神」的场合,「冥王龙 断罪神」可以在这组连锁处理完毕时发动效果。
    召唤「光天使 天杖」发动效果,连锁发动手卡的「光天使 天座」,连锁处理时「光天使 天杖」的效果加入手卡的第2张「光天使 天座」在这组连锁处理完毕时,可以对应第1张「光天使 天座」的特殊召唤而发动效果。17/3/24
    娱乐伙伴 国王熊精」把自身破坏后,选「宙读之魔术士」加入手卡的场合,「宙读之魔术士」可以对应这次破坏发动效果。17/3/24
    正正堂堂」的效果适用中,「摇晃的目光」发动,破坏了双方P区域的P卡,那之后从卡组把「宙读之魔术士」加入手卡的场合,连锁处理完毕时这个「宙读之魔术士」仍可以发动自身诱发效果特殊召唤。

    注意

    虽然wiki记述着公开状态时不能这样发动,但我多年多次邮件结果都相反地可以发动。

备注

为什么可以这样?手卡诱发效果到底如何判断发动时点?

1个简易判断方法:只要假设本身已经在手卡,来看最后是否能发动就可以了
假设手中本来就有「幻变骚灵·多功能诈骗者」,「个人欺骗攻击」卡的发动的连锁处理完毕时,这个「幻变骚灵·多功能诈骗者」的效果自然可以发动。因此,本来没有的场合既然检索上手也能发动。
再举个用这个方法判断不能的例子:通常召唤「光天使 天杖」,发动效果把「光天使 天座」加入手卡,这个时点这张「光天使 天座」的效果不能发动。
假设手中本来就有「光天使 天座」,通常召唤「光天使 天杖」成功时,这张「光天使 天座」的效果必须连锁「光天使 天杖」的效果发动,这个时点放弃就不再满足发动条件了。在「光天使 天杖」的效果处理完的时点,显然已经不能发动了。
不要误以为场合效果可以无限制延后发动。上述例子中,在通常召唤成功时这个时点过去后,「光天使 天座」的场合效果仍然不能发动。『时』与『场合』的介绍中说明了,场合效果只是能在满足条件的处理后发动,比起时选发效果来说不会错过时点而已。

一个限制

从手卡把自身特殊召唤的诱发效果有多个在自己的手卡存在的场合,一组连锁中即使都满足条件,自己也只能选择其中1个发动
例:
自己手卡持有2张「冥府之使者 格斯」时,受到战斗伤害的场合,可以发动『自己场上没有卡存在的场合,因对方控制的卡受到伤害时,这张卡可以从手卡特殊召唤』效果的只有其中1张。
机动要犀 铁犀三角龙」的自身特殊召唤效果记述了『这个效果在对方回合也能发动』,不是诱发效果而是诱发即时效果,即使自己手卡存在2张也能组成连锁发动。17/3/24

魔法·陷阱卡的诱发类效果

与怪兽的诱发效果类似,在特定时点发动的魔法·陷阱卡的效果本文称为诱发类效果。
各类处理基本上与怪兽的诱发效果类似。要注意陷阱卡规则上是2速。
例:
多张「女武神的契约书」在准备阶段都要发动③效果的场合,可以组成连锁发动。

注意

不是所有永续陷阱持有的类似效果都可以互相连锁发动。
例:
对方的结束阶段,2张表侧表示的「通灵盘」的①效果不能组成连锁发动,也不能连锁其它2速效果来发动,必须在得到优先权的场合在连锁1发动。
准备阶段中,2张表侧表示的「鬼签」的①效果是否能组成连锁发动,是否能连锁其它2速效果来发动,调整中。
  • 由于永续陷阱即使持有必发效果,在卡的发动时满足条件的状况仍然可以选择不发动,也就是说这时会变成选发效果,如果记述着『时』,就是时选发效果,有可能错过时点而不能发动。
    例:
    在连锁2发动「假面变化」把「假面英雄 暗爪」特殊召唤的连锁处理完毕时,发动盖放的「机壳的再星」,其②效果错过时点,不能同时发动。若把「机壳的再星」换成『场合』效果的「休息一回」,不会错过时点,可以同时发动②效果。

发动的场所

如何判断「增殖的G」这样的效果是在手卡发动还是在墓地发动?
如何判断「圣灵兽骑 雷鹰」这样的效果是在场上发动还是在额外卡组发动?
一个简单的判断方法是,在线上的ygopro软件中,需要在哪选中要发动的卡再点击发动,那么就是在那发动。
需要从手牌选中「增殖的G」然后点击发动才能发动其效果,因此其是从手卡发动的效果。
也就是说,对于这样cost会让自身离开当前场所的效果,发动之前在哪,就是在那发动。

备注

魔法·陷阱卡的发动即使从手卡,也是放在场上,或者说从场上发动的。「琰魔龙王 红莲魔·厄」的①效果适用的回合,也不能从手卡发动「台风」。

诱发效果在连锁途中满足发动条件,但在效果发动之前,不在发动这个效果应该在的场所(如召唤成功的场合发动的效果应当在场上发动),基本上这个效果不能发动,即使必发效果也是如此。
例:
英豪挑战者 夜袭之提灯兵」攻击里侧守备表示的反转怪兽或持有在反转后发动效果的怪兽,伤害计算前那只怪兽反转后,「英豪挑战者 夜袭之提灯兵」发动效果破坏了那只怪兽的场合,伤害计算后那只怪兽在墓地,不能发动反转时发动的效果。20/4/1钻头机人」等也是如此。20/4/1
把持有「急袭猛禽」怪兽作为X素材的「急袭猛禽-武库猎鹰」解放发动「神鸟攻击」时,对方连锁发动「D.D.乌鸦」的①效果把这只「急袭猛禽-武库猎鹰」除外的场合,连锁处理后这只「急袭猛禽-武库猎鹰」不能发动③效果。20/4/1
蓄积硫酸的落穴」把反转怪兽或持有在反转后发动效果的怪兽翻开并破坏的场合,连锁处理后那只怪兽不能发动反转后发动的效果。20/4/1

注意

特别地,「纳迦」这样从卡组发动的诱发类效果,满足发动条件的场合,即使在发动前离开卡组,由于卡组无法确认,处理后仍会发动效果,当作从卡组发动。
例:
混沌壶」的效果把「纳迦」回到卡组后,又被里侧表示特殊召唤的场合,「纳迦」回到卡组时发动的效果仍会发动。
发动「针虫的巢窟」时,连锁发动「凤翼的爆风」让「纳迦」回到卡组,又因「针虫的巢窟」的效果从卡组送去墓地的场合,处理后仍会发动「纳迦」的效果。

非公开情报

公开情报是双方玩家都可以查看的情报,非公开情报就是只有自己才可以查看的情报。
简单地说,表侧的卡片就是公开情报,里侧的卡片就是非公开情报。
例如,卡组·额外卡组·场上·手卡·墓地·除外的处于表侧表示状态的卡都是公开情报。
以上场上的卡如果是里侧就是非公开情报,不过墓地的卡只能是表侧表示,也就只能是公开情报。
例:
天变地异」的效果适用中卡组最上方是公开情报。
正正堂堂」的效果适用中手卡是公开情报。
额外表侧的P怪兽是公开情报。
  • 主卡组·额外卡组·手卡的卡即使是表侧,也不能成为效果的对象。
    例:
    自己P怪兽被破坏加入额外卡组的场合,自己怪兽区域的「DDD 死伟王 地狱终末神」的①效果是取对象效果,结果不能发动。14/8/14
    邪遗式人鱼风灵」把X怪兽战斗破坏,伤害计算后发动效果让那个怪兽在伤害步骤结束时回到额外卡组,「No.38 希望魁龙 银河巨神」的效果不能发动。17/3/24
  • 天变地异」等让主卡组翻转时,最上方的卡片是公开情报,其下的卡片仍然是非公开情报。
    例:
    自己场上「守墓的使魔」「次元的裂缝」「天变地异」的效果适用中,双方卡组最上方那1张卡是公开情报,对方卡组最上方是魔法·陷阱卡的场合对方可以攻击。
即使表侧的卡片因效果变成里侧,也成为非公开情报,对方不再能确认那张卡。
线上ygopro软件可以查看是方便玩家操作而已。
例:
对方发动「影依猎鹰」的②效果把自身里侧守备表示特殊召唤,我方发动「超融合」的场合,仍然不能用这个里侧表示的「影依猎鹰」作为融合素材。

注意

决斗用纸只能记录基本分的变化,不能在纸上记录卡片情报,掌握局势全凭自身记忆力。

限制

在连锁处理途中,有诱发类效果满足发动条件,但在连锁处理完毕时那张卡变成非公开情报的场合,那个诱发类效果不能发动。
例:
发动「沙漠之光」,连锁2发动「日全食之书」,连锁3发动「战线复归」把「元素英雄 影雾女郎」特殊召唤后,变成里侧再反转的场合,连锁处理后可以发动①效果。
天照大神」作为cost把自身翻开发动①效果,连锁发动「月之书」把它盖放的场合,处理后不能发动②效果。19/11/8
反转怪兽在一组连锁中先因「沙漠的光」翻开,又被「日全食之书」盖放的场合,处理后效果不能发动。19/11/4
蓄积硫酸的落穴」把反转怪兽或持有在反转后发动效果的怪兽翻开又回到里侧守备表示的场合,连锁处理后那只怪兽不能发动反转后发动的效果。20/4/1
特别地,「伤害转化」「伪爆炸五星」的特殊召唤效果、「水卜之魔导书」的加入手卡效果、「太阳龙 因蒂」的②效果、「解码终结」的『●3只:』效果不是从任何场所发动的效果,即使在应该发动的时点,这些卡在主卡组·额外卡组内或被里侧表示除外的场合,这些效果仍然可以发动。
例:
太阳龙 因蒂」的②效果在发动前,自身回到了额外卡组,也会正常的发动这个效果并适用,且不当作从额外卡组发动。20/4/1

从场上离开

卡片从场上移动到场外,就是从场上离开,有时候简称离场。
变成里侧守备表示、场上的X素材、移动到对方怪兽区域或魔法·陷阱卡区域等的场合,不是从场上离开。

注意

星霜之灵摆读阵」的②效果记述着『カードが自分のモンスターゾーン・Pゾーンから離れ』,实际处理需要满足的条件是『从怪兽区域·P区域离场』。换句话说,『離れ』意味着『离开场上』。
怪兽区域的卡片因「纳祭之魔」等效果变成装备卡的场合,这个效果不会发动。
例:
宝玉兽」怪兽控制权被对方得到的场合,不能发动「究极宝玉阵」的②效果。19/8/17
卡片从场上回到手卡后,也能发动自身从场上离开后诱发的效果。
例:
表侧表示的「永远之魂」回到手卡的场合,会发动③效果。17/3/24
表侧表示的「帧缓存火牛」回到手卡的场合,可以丢弃自身发动①效果。17/12/8
卡片从场上回到主卡组·额外卡组时,从场上离开时适用的无种类效果在这个时点立即适用。之后其已经在主卡组·额外卡组内,从场上离开后发动的诱发类效果满足发动条件也不能发动。
被里侧表示除外的场合也一样。
例:
凤翼的爆风」把场上表侧表示的「永远之魂」返回主卡组的场合,「永远之魂」的效果不会发动。15/1/19
风帝 莱扎」把「冰灵神 穆兰格雷斯」返回主卡组的场合,「冰灵神 穆兰格雷斯」的效果在从场上离开的时点立即适用。15/3/5
方界」怪兽因「凤翼的爆风」回到卡组后,墓地「方界合神」的②效果可以发动。17/3/24
怪兽区域·P区域的「魔术师」P怪兽被「毁灭咒文-死亡终极咒」的效果里侧表示除外的场合,「星霜之灵摆读阵」的②效果也会发动。17/3/24
PSY骨架超载」的①效果把「黑龙忍者」里侧表示除外的场合,「黑龙忍者」的②效果不会发动。17/3/24
吞食百万的暴食兽」的效果把「地灵神 格兰索尔」里侧表示除外的场合,「地灵神 格兰索尔」的效果在从场上离开的时点立即适用。18/1/11
对方发动「強制脱出装置」让自己的「元素英雄 绝对零度侠20/4/1星尘战士20/4/1超电导战机 皇神磁炮王20/4/1魔玩具·冒失鬼20/4/1超机怪虫·对观突触虫20/4/1 回到额外卡组的场合,「星尘战士」的③效果、「超电导战机 皇神磁炮王」的②效果、「魔玩具·冒失鬼」的②效果、「超机怪虫·对观突触虫」的②效果都不能发动。
原本持有者是我方的「灵神」怪兽从对方场上离开适用②效果的场合,是对方下个回合的战斗阶段被跳过。17/3/24
作为装备卡存在的「灵神」怪兽从场上离开时,「灵神」怪兽的②效果仍然会适用。12/4/23

备注

魔法·陷阱卡被无效的处理本就和怪兽被无效的处理不一样。例如「王宫的通告」「王宫的敕命」「陷阱无力化」等适用中,魔法·陷阱卡在场上发动效果,处理时即使不在场上也被无效。

另外,「秘仪之力EX-暗之支配者」的『●里:』效果是从场上被破坏时立即适用的效果,无效状态下被破坏的场合不适用。

特权

基本上在从手卡发动的诱发效果部分介绍了。
思考一下,为什么在非公开状态组连锁时当作2速?应该在怎样的角度去看呢?
里侧的卡片对方无法查看,手卡怪兽的诱发效果和盖放的特定时点发动的速攻魔法·陷阱卡等在很多处理时基本类似。
像「彩虹栗子球」和「光之护封灵剑」这样,其实区别不大。
在满足发动条件的时点即使那个诱发类效果还不存在,若是非公开情报则可以在那个连锁处理完的时点发动。
例:
连锁1自己发动「绝对王 J革命」的①效果,连锁2对方发动「雷破」破坏了我方的怪兽,连锁1盖下「娱乐伙伴复活」的场合,处理后可以立即发动。
摇晃的目光」发动,破坏了双方P区域的P卡,那之后从卡组把「宙读之魔术士」加入手卡,连锁处理完毕时这个「宙读之魔术士」可以发动自身诱发效果特殊召唤。
  • 手卡即使公开的场合也可以发动。
    目前没有让魔法·陷阱卡区域盖放的卡公开的效果。

错过时点

像「元素英雄 天空侠」的①效果这样,记述『○○时,○○才能发动』的诱发类效果,在满足发动条件的时点,如果还要进行其他处理,在那些处理完毕时,因为已经不再是满足发动条件的时点,结果不能发动的现象,就是错过时点。
例:
哥布林德伯格」的①效果处理时,把「元素英雄 天空侠」特殊召唤后,还要进行『这张卡变成守备表示』的处理,处理完毕时是『「哥布林德伯格」变成守备表示』的时点,「元素英雄 天空侠」特殊召唤成功时这个时点已经过去,结果「元素英雄 天空侠」的①效果错过时点,不能发动。11/4/17

注意

有些地方把这称为卡时点。不太推荐这么称呼,『卡』这个字本身不够清晰,实际含义转向了用某些处理占用时点,在强调过程,好处就是少打一个字。而错过时点就很明显,效果如果过了发动的时点,自然不能发动。单是知道结果是不能发动,就不会出现同一时点发动多个诱发类效果是否都处理之类的问题了(已经发动的效果,自然要处理)。

『时』与『场合』

为了说明使用效果的时点和条件,效果文本存在像『○○送去墓地时』『○○送去墓地的场合』这样,『时』和『场合』两种记述。
『时』表示只能在满足条件的时点使用。如果这时有其他行动·效果要处理,全部处理完毕后因为不再是满足条件的时点,结果不能使用。
『场合』表示在满足条件的时点,如果有其他行动·效果要处理,在那些处理完毕后使用。
另外,如果是必须处理·必须发动的效果,不论记述的是『时』还是『场合』,满足条件后都会在其他行动·效果处理完毕后使用。
例:
暴走魔法阵」的效果适用中,在连锁2以上发动「超融合」的状况,在连锁2进行「超融合」的效果处理后,是那只怪兽融合召唤成功时,那之后还要处理连锁1的卡片效果,于是在整个连锁处理后,已经不是融合召唤成功时,对方可以发动卡的效果。16/11/11
解放自身发动「星尘龙」的①效果时,记述『自己场上的「星尘」S怪兽为让自身的效果发动而被解放的场合』的「星尘的祈愿」不能连锁发动。在「星尘龙」的①效果所在的连锁处理完毕时,才能发动「星尘的祈愿」。18/12/24

提示

『存在时』『存在的场合』等记述是限制条件,不表示这是『时』或『场合』效果。判断时可以借助缩句等方法。
例:
混沌No.101 寂静荣誉暗黑骑士」记述的『此外,持有XYZ素材的这张卡被破坏送去墓地时,自己墓地有「No.101 寂静荣誉方舟骑士」存在的场合,这张卡可以从墓地特殊召唤』效果是在被破坏送去墓地时选择是否发动,所以仍然可能错过时点变得不能发动。

注意

部分卡片的记述较旧,发售时还没有这部分规则,之后也未复刻过,因此有不同的处理。
例:
守墓之长」最后一次发售是在04/9/23,而据wiki记载,『场合』效果不会错过时点的规则出现在第5期末(2008年),这之前发售的卡片效果不论是『时』或『场合』都会错过时点,仅部分类似「冥王龙 断罪神」这样只能在处理后发动的效果,会被特殊裁定成可以发动。因此虽然「守墓之长」记述的是『场合』,仍然可能错过时点。
凡人的意志」「漆黑之帐」「神速之具足」虽然记述的是『抽卡阶段抽到的卡是○○场合』,类似记述的「光神 忒堤斯17/3/24复刻后记述变成了『自己抽卡时,那卡是天使族怪兽的场合,把那张卡给对方观看才能发动』,是在抽卡『时』选择是否发动的效果,『那卡是○○场合』只是限制条件,这类效果都可能错过时点变得不能发动。
  • 『破坏时,作为代替』『破坏的场合,作为代替』等适用代替破坏的效果,显然是要在破坏之前作为代替进行另外的行动,因此用词是『时』或『场合』没有区别,不适用这部分的规则。
  • 永续陷阱持有的诱发类效果即使必须发动,在卡的发动时因为可以选不发动,结果也可能错过时点,见魔法·陷阱卡的诱发类效果
  • 像『○○发动时,○○才能发动』『○○发动的场合,○○才能发动』这两种记述,使用的方法截然不同。
    由于记述『○○发动时,○○才能发动』的效果需要主动连锁其他卡片·效果来发动,这是咒文速度2以上的效果。如果是怪兽效果,分类是诱发即时效果
    而记述『○○发动的场合,○○才能发动』的效果是在那些卡片·效果发动的连锁处理完毕后,再发动。
    例:
    发动陷阱卡时,记述『魔法·陷阱卡发动时才能发动』的「魔宫的贿赂」需要立即连锁发动。而记述『陷阱卡发动的场合才能发动』的「幻变骚灵·多功能诈骗者」的②效果不能连锁发动,只能在发动陷阱卡的连锁处理完毕时发动。

备注

『○○发动时,○○才能发动』的效果,必须直接连锁对应的卡片·效果才能发动,对应的也只是直接连锁的那个效果。因优先权转移或自排连锁等,直接连锁不满足发动条件的场合,就不能发动这种效果。即不能跨越连锁随意对应效果来发动。
这样在要组成连锁时,不能连锁发动的现象,并不是错过时点。
例:
我方盖放着「黑洞」「星光大道」,发动「黑洞」时,对方连锁发动了「禁忌的圣枪」等效果的场合,由于「星光大道」不能对应「禁忌的圣枪」来发动,结果不能发动。(对方没有连锁发动效果的场合,我方可以对应自己的「黑洞」发动「星光大道」)
我方从手卡把雷族怪兽的效果发动时,对方连锁发动「增殖的G」①效果的场合,我方就不能再连锁发动「雷神龙-雷龙」的①效果了。(对方没有连锁发动效果的场合,我方可以连锁发动「雷神龙-雷龙」的①效果)
我方发动「影依融合」把「影依猎鹰」和光属性怪兽送去墓地来融合召唤「神影依·拿非利」成功时,「影依猎鹰」的②效果和「神影依·拿非利」的①效果发动顺序由我方自行选择。例如「神影依·拿非利」的①效果在连锁1发动,「影依猎鹰」的②效果在连锁2发动的场合,对方不能连锁发动「灰流丽」的①效果。这个状况对方连锁发动「神之通告」的场合,只能把「影依猎鹰」②效果的发动无效。

错过时点的场景

会导致错过时点的状况大致有以下3种:
1. 发动效果支付cost时满足条件或在怪兽的召唤手续(上级召唤、S召唤、仪式召唤、融合召唤,以及坏兽等的召唤手续)中满足条件
例:
把「魔知青蛙」送去墓地作为cost发动「饼蛙」的效果,「魔知青蛙」送墓后还要处理「饼蛙」的效果,结果「魔知青蛙」的效果不能发动。
把「女神的圣剑-鹰灵」送去墓地作为cost发动「守护者·艾托斯」的效果,结果「女神的圣剑-鹰灵」的②效果不能发动。17/3/24
把「流天类星龙」解放特殊召唤「海龟坏兽 加美西耶勒」,「流天类星龙」先被解放,再处理「海龟坏兽 加美西耶勒」的特殊召唤,结果「流天类星龙」从场上离开诱发的效果不能发动。

备注

理解不了「海龟坏兽 加美西耶勒」等的召唤手续是分步有顺序的?假想有「神之宣告」要发动,这时「流天类星龙」已经被解放了,而特殊召唤尚未成功,顺序就很明显了。
另外,在它们召唤之际,其实已经过了被解放或作为素材的卡片送去墓地的时点,即使有「雷王」等2速效果发动,也不能连锁发动「同路人」。
2. 不是同时处理的多段效果处理途中满足发动条件
例:
哥布林德伯格」的①效果把「元素英雄 天空侠」特殊召唤成功时,之后还要进行变成守备表示的处理,结果「元素英雄 天空侠」的①效果不能发动。11/4/17
异色眼绝零龙」的效果把攻击无效后,如果不特殊召唤怪兽,就可以发动「翻倍机会」;如果要特殊召唤怪兽,那么不能发动「翻倍机会」。17/3/24
3. 连锁2以上满足发动条件
例:
齿车街」卡的发动,以其为对象连锁发动「旋风」,就结果而言齿车街在连锁2被破坏,由于齿车街本身发动成功,还要处理连锁1的卡的发动,其被破坏时选发的效果不能发动。
  • 另外,连锁1的卡片·效果发动被无效的场合,连锁1会完全不处理,不占用时点,在连锁2处理完毕时,连锁就处理完了,没有其他效果要处理,这个时点要发动的效果不会错过时点。
    而如果只是「虫惑的落穴」这样记述『效果无效并破坏』的效果,由于发动成功,结果会在无效状态下处理效果,占用时点,像「邪龙星-睚眦」被其破坏的场合③效果就会错过时点不能发动。
    例:
    齿车街」卡的发动时,连锁发动「神之宣告」的场合,「齿车街」虽然是在连锁2被破坏,但是由于卡的发动被无效,连锁1的卡的发动不再处理,没有其他效果需要处理,就结果而言其被破坏时选发的效果可以发动。
    魔宫的贿赂」在连锁2发动的场合,抽卡后由于连锁1的发动被无效,不再处理,可以发动「便乘」。17/3/24

其他不会错过时点的状况

基本上不入连锁的效果处理不会导致错过时点。
例:
对方把「武神帝-月读」X召唤成功时我方立即适用「增殖的G」的效果抽卡,这个时点我方手卡的「混沌猎人」的时选发效果不会错过时点,可以发动。
  • 特别地,部分不入连锁的效果自身就需要分步处理,此时可能导致错过时点。
    例:
    魔导书的神判」把怪兽特殊召唤后,不能对应处理途中从卡组把卡加入手卡的行为发动「强烈的打落」。
    堕恶之爪」把「炎龙星-狻猊」破坏,之后还要处理特殊召唤的效果,结果「炎龙星-狻猊」的①效果不能发动。
效果处理中进行伤害计算在连锁2以上发生的场合不会导致『战斗破坏怪兽时可以发动』的效果错过时点。详见效果处理中进行伤害计算
例:
涅槃之超魔导剑士」攻击,连锁1发动「我我我侍」的②效果,连锁2发动「No.38 希望魁龙 银河巨神」的②效果,结果在连锁2进行伤害计算,「No.38 希望魁龙 银河巨神」战斗破坏确定后,要先处理剩余连锁,连锁1开始处理,由于伤害计算已经结束,连锁1的「我我我侍」的②效果不适用,连锁处理完毕。这个时点,进入这次战斗的伤害计算后和伤害步骤结束时,「No.38 希望魁龙 银河巨神」送去墓地,由于没有其他效果正在处理,「涅槃之超魔导剑士」的效果不会错过时点,可以发动。

其他不能发动的状况

尚未适用

  • 对于从场上·墓地·除外发动的诱发类效果而言,在满足发动条件时还不存在这个效果的场合,连锁处理后不能发动。
    例:
    自己「虚无空间」卡的发动作为连锁1,对方连锁发动「旋风」,把自己场上另一张魔法·陷阱卡被破坏了,这个时点「虚无空间」的效果还未适用,连锁处理完毕时「虚无空间」的②效果不会发动。
    同盟格纳库」卡的发动时,连锁发动「活死人的呼声」把机械族·光属性的同盟怪兽特殊召唤的场合,这个时点「同盟格纳库」的效果还未适用,连锁处理完毕时不能发动②效果。17/3/24
    以「芳香法师 茉莉」为对象发动「活死人的呼声」,连锁发动「湿润之风」的②效果恢复基本分,这个时点「芳香法师 茉莉」还不在场上,连锁处理完毕时不会发动②效果。17/3/24

连锁处理后不满足『○○(不是『这张卡』)在自己·对方场上存在』『○○不在自己·对方场上存在』『自己·对方场上没有○○存在』等条件

控制权夺取

  • 假面英雄 暗爪」等,在发动条件中记述了『自己』『对方』的效果,在连锁处理中满足发动条件,之后控制权转移给对方的场合,对方并不满足发动条件,结果不能发动。
    例:
    对方发动「强欲而贪欲之壶」,作为cost把卡组最上方10张卡里侧表示除外后,连锁发动发动「敌人控制器」,夺取了我方「No.89 电脑兽 系统破坏神」的控制权的场合,处理后在对方场上的「No.89 电脑兽 系统破坏神」不能发动③效果。17/7/28
    我方发动「强制转移」,并连锁发动「隐者之猛毒药」,恢复基本分后,「芳香法师 茉莉」的控制权转移给对方的场合,连锁处理后其效果不会发动。17/3/24

    备注

    当然,即使这个「隐者之猛毒药」是对方发动的,对方恢复基本分的时点「芳香法师 茉莉」还在自己场上,也不满足发动条件。

    我方在对方「魔弹射手 狂野」同纵列发动「强制转移」,得到其控制权的场合,由于「魔弹射手 狂野」②效果的发动条件没有记述『自己』『对方』,处理后我方可以发动这个效果。17/8/10
  • 记述『被对方○○』诱发的效果,是要在原本持有者控制下满足条件才能发动的效果。
    例:
    自己「电子龙·新星」的控制权被对方夺取后,再被效果送去墓地的场合,不能发动效果。17/3/24
    自己「永远的淑女 贝阿特丽切」的控制权被对方夺取后,再被战斗·效果破坏的场合,不能发动②效果。17/3/24
    自己「传说的渔人二世」的控制权被对方夺取后,再被战斗破坏的场合,由于这部分没有记述『被对方○○』,可以发动③效果。17/7/28

    备注

    这个的判断逻辑是从场上·墓地两方看都得满足发动条件。
    以控制权被对方夺取的「电子龙·新星」被「黑洞」破坏为例:
    假如是对方发动的「黑洞」,由于对方场上的「电子龙·新星」是被对方的「黑洞」破坏的,这个「电子龙·新星」不满足『被对方的效果送去墓地』发动条件。
    假如是我方发动的,由于送去自己墓地的「电子龙·新星」是被我方的效果破坏的,这个「电子龙·新星」仍然不满足发动条件。
    所以无论被谁的效果送去墓地,都不能发动效果。

其他特殊时点

1组连锁中多次满足发动条件

魔法·陷阱·怪兽卡的诱发类效果在1组连锁中多次满足条件,且这个效果没有发动次数限制的状况:

同一时点发动多个诱发类效果

同一时点发动多个诱发类效果的场合,依照以下的顺序组成连锁。另外,有多个同一顺序的效果发动的场合,可以按照该玩家的喜好把那些效果排列连锁,这就叫自排连锁

  1. 回合玩家的1速必发的诱发类效果

  2. 非回合玩家的1速必发的诱发类效果

  3. 回合玩家的公开情报的1速选发的诱发类效果

  4. 非回合玩家的公开情报的1速选发的诱发类效果

  5. 回合玩家的2速必发的诱发即时类效果

  6. 非回合玩家的2速必发的诱发即时类效果

  7. 此时,优先权发生转移,这组连锁最后发动效果的玩家把优先权转移给对方,由对方先选择是否发动2速以上效果。

备注

以上1-6的效果顺序都和优先权没有任何关系。不论1-6之前优先权在哪个玩家,1-6的效果都只按这个顺序来依次发动,并且在7只根据最后一个效果由谁发动而变成另1个玩家持有优先权。
官方规则书原文在类似部分引入了『优先度』的概念,如必发效果的优先度是1。由于优先度这个词只在效果排序时出现,为了避免和优先权混淆,可以无视这个词,记住以上顺序即可。
例:
自己回合「元素英雄 天空侠」召唤成功时的效果顺序是3,「突破技能」「激流葬」等2速以上效果顺序是7,因此必须先选择是否发动「元素英雄 天空侠」的效果,再选择是否发动「突破技能」「激流葬」。
装弹枪管龙」的②效果咒文速度是2,顺序是7,而「连接栗子球」的①效果是公开区域的1速选发诱发类效果,顺序是4。「装弹枪管龙」攻击宣言时,先决定「连接栗子球」的①效果是否发动,再决定「装弹枪管龙」的②效果是否发动。